广陵古琴网导航顶部
推荐品牌
广陵古琴网导航底部
广陵古琴网
传世名琴鉴赏  传世名琴鉴赏|        古琴研究、古琴教学、古琴文化传播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传世名琴鉴赏|
春雷.連珠式
春雷.連珠式

此琴长 :126cm,高 :10.8cm,肩宽:22.1cm,尾宽:17.2cm。
  连珠式琴,形饱满,黑漆面,具细密流水断。玉徽、玉軫、玉足、龙池圆形、凤沼长方形。琴底颈部刻「春雷」二字行草书填绿。龙池左右分刻隶书铭:「其声沉以雄,其韵和以冲」、「谁其识之出爨中」,鈐印一,印文剥蚀。龙池下似曾存一大方印,但经漆补,隐晦不清。

  「春雷」為唐代名琴的名称,製琴世家雷威所作。明代﹝清秘藏﹞记之曰:「春雷,宋时藏宣和殿百琴堂,称為第一。后归金章宗,為明昌御府第一。章宗歿,挟之以殉。凡十八年,复出人间,略无毫髮动,复為诸琴之冠。天地间尤物也!」传世唐琴极珍罕,此琴虽然纳音、双足、岳山、琴尾等处曾经后人修补,但琴身造形饱满,有唐琴之「圆」;当代琴家试弹,称此琴音韵沉厚清越,兼得唐琴「鬆」、「透」之美。

   清末民初才复出现於广东,為南海收藏家何冠五所获,无何他因经商失败,藏品星散,琴辗转归番禺汪兆鏞(汪精卫长兄)微尚斋。汪氏為岭南近代文献大家,著有《雨屋深灯诗》、《岭南画征略》等,但他并不富有,不久就因手头拮据将此琴售与好友张大千,时约四十年初。张大千将春雷带往巴西八德园,他自己不会琴,而其长子葆罗(过继与其兄善子)则好琴,大千就将琴交与其子保管,八十年代中曾用以录音在臺湾电视上播出。张大千逝世后,此琴随其他古物一起捐赠与国立故宫博物院。
 
 

--------------------------------------------------------------------------------
 
 
有关“春雷”琴的鑑定如下:

  至於错定年代和把同名之器认偽成真的事例也不胜枚举。如老画师张大千先生旧藏的“春雷”琴,连珠式,黑漆,通身小蛇腹断纹,圆形池沼,池上刻草书“春雷”二字,池之左右有铭文為:“其声沉以雄,其韵和以冲,谁其识之出爨中。”腹中无款。香港琴人唐健垣君所辑《琴府》中,记有曾与张氏会晤的一则谈话,张氏自称所藏“春雷”即元人周密《云烟过眼录》中著录的宣和旧藏。尔后闻岭南人云:“已故古琴家杨新伦先生说过,张氏春雷琴乃解放前夕得自广州,且有似非宣和故物之疑。后来,臺北琴家容天圻先生与故宫博物院有关人员均将这张春雷琴定為唐斲。该琴长126.0、肩宽22.1、尾宽17.2釐米,其尺度大於传世之16张唐琴,而形制风格、工艺特点均与唐琴不合。琴背池上之“春雷”二字為后刻,而字的结体笔意均系摹自北京琴坛耆宿汪孟行先生旧藏宣和故物春雷琴的题名。显然,把它定為宣和故物唐雷威制的春雷琴就完全错了。它绝不是一张唐琴,但也不能说是唐琴废品,因為该琴之内外并无作偽的款字,仅仅是摹仿唐春雷琴的“春雷”二个字而已,这不能说是作偽。在清康熙年间刊印的《五知斋琴谱》中,前边部分就有一节《琴背选刻字样》,分两个字、三个字和四个字三类,把古代名琴之名一一罗列出来,以供后人给新琴或无名古琴选刻琴名时参考,於是最著名与最著名大家所制的“春雷”二字就被刻在宋、元、明、清之作的背上,雷威制的“万壑松”、三慧大师制的“秋籟”也比比皆是。如《故宫博物院院刊》1993年2期发表笔者《宋宣和内府所藏“春雷”琴考析》一文之后,听说海外如今有人将上海琴人之形制较扁的仲尼式春雷琴与汪孟先生旧藏的宣和故物、唐雷威制春雷琴相提并论。

  又如,雷威制的“万壑松”也是《云烟过眼录》中著录的唐代名琴之一,一直是琴家嚮往仰慕之器。天津古琴家宋兆英先生旧藏有“万壑松”琴,仲尼式,黑漆间朱点,漆色、断纹、木质、声音均古,鹿角灰胎中杂以云母,形制古厚,具有宋琴特徵,琴背池上刻寸许楷书“万壑松”三字,一望而知為明以前人的手笔。琴长128、肩宽20、尾宽14.4釐米,在传世古琴中自属上品。而宋兆芙先生却将其定為《云烟过眼录》所著录者,并题诗曰:“九德兼全胜磬鐘,古香古色更雍容。世间侭有同名器,认尔当年万壑松。”这一来反而成為“白珪之玷”了。再如春云居所藏“人籟”琴,师襄式,朱漆,蛇腹牛毛断纹,形制浑厚,琴长124、肩宽21、尾宽14.2釐米,池下刻小字题记曰:“甲戌秋日得古琴,未刊名款,白下李健三先生过津时审為式系伏羲,纹已蛇腹,天覆地仰,古色斑然,应是唐代宫琴,更一勾拨,声大而宏,许為上品……”。款署“西元一九三四年鐘器识於津门寄庐。”本是一张宋斲,就為这段题记迷惑了许多琴人。还有原贵池刘氏所藏的“鹤鸣秋月”琴,通长122.2、肩宽23、尾宽14釐米,琴弧度具宽平之相,腹内无款,桐木斲色灰黄,有细小蛀孔,但光滑整齐无朽旧之感,其造型特别少见。栗壳色漆,面上发冰纹断,经磨碧略具古意,但绝无上述16张唐琴的特点。由於刘世珩收得之后,定為唐雷威斲,又经九嶷山人在《琴学丛书》的《琴粹》、《琴话》、《藏琴录》中一再记述,进行仿製之后,“鹤鸣秋月”是唐代雷威制琴,在古琴界造成定论。名古琴家顾梅美教授得见该琴之后测绘图形,选长沙战国墓之楠木槨照样做了一张,并写下一长篇铭文,称新作胜过唐代雷威。1989年,湖南博物馆将珍藏品运至故宫博物院展览,该琴亦同时来京,笔者有机会将其与诗梦斋旧藏之“九霄环佩”对比研究,由此发现两者绝不相同,从风格特点看,鹤鸣秋月琴不过是一张明代之作而已。


 


上一张:湖北随县战国初期曾侯乙墓十絃琴 下一张:大圣遗音.伏羲式
一键转帖:
传世名琴鉴赏